穷冬钢管

随手搞了一下记者小姐的人设。

Xixi这种对自己职业的狂热某种程度上也是颇合我意……

【AHKJ】宿敌组—自生自灭

CP来自AHKJ,宿敌组的Karl×Julien

含一些队王。

全部是KJ右。

有车注意,



Karl以摧毁Julien为目标而生活,也会因为Julien的毁灭而随之崩溃。


但这一切都和Julien没什么关系。


因为国王想拥有的是整个世界——包括队长。














在他身后就是一场盛大的派对。


他的子民们,在响彻丛林的音乐下尽情地、疯狂地舞动着。是的,他们大都天生就像他一样,享受这种可以尽情挥舞出热情的场合。


但本应最该享受这场派对的主角——King Julien,此刻正在远离这里。


如果此刻他回头,应该还能看到五颜六色的荧光棒散发的光芒。


国王拨开面前过于茂盛的灌木,踏在马达加斯加的沙滩上。


他没有回头。


因为他的视线立刻落在了那个身影上——


Karl。


沙滩的边沿,海的尽头,正正好好地嵌着一轮小小的、亮亮的月。


这是如此令人怀念。


但Karl把月亮甩在了背后,他似乎一直就这样望着这个Julien将出现的方向,直到此刻……


“你来了,Julien。”他露出一个微笑,神情比Julien印象中的任何一个他都要柔和。


“Karl。”国王点点头,算是给出了一个回应。


他漫步走到缟狸身边,还没来得及换回他本来的王冠。


但这也没什么,毕竟他明天很快就走了。


自从Julien离开马达加斯加之后这是他们头一次见面,所以他尽力让自己显得像自己所想的那样不那么紧张。


“呃……今晚月亮很美?”他首先试探性地开了口。


“有吗?”Karl说,“我看不出今晚的它跟平常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我也知道,你在水泥丛林里可能没什么机会欣赏它……”


“哈哈……”Julien干笑两声,“也许吧。”


他的确已经有很久没有静下心欣赏这样柔和而纯净的银白了。


然后就是一阵莫名的沉默。


“所以呢,约我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为国王送别,”Karl似乎有些漫不经心。“毕竟你明天就要回纽约了。”


“是啊……等等,什么叫‘回纽约’?”Julien注意到这个词,皱眉。


这听起来似乎像是Karl在责备他离开太久……


他认为他不会回来吗?


“我只是去那里住上一段时间。”他忍不住补充道,“又不是不回来。”


对方轻笑着摇头:“这可说不好……”


一时间国王没有读懂对方的意思。


但恰好海上一个浪头拍过来,在沙滩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礼物。


那双金色被飞速吸引了过去,又立刻转了回来,像是自己根本不在意它一样——


那个轻巧的、呈扇形的贝壳,正泛着珍珠一般绚丽的光泽。


但Karl的眼睛里只映出了Julien。


他不知道他的的一举一动都根本无法从Karl夕阳般的橙红色眼眸里逃脱。


他也了解,他的宿敌对世间的一切总是这么充满好奇心。


如同鲜艳的玫瑰正值怒放,一瓣一瓣地最为诱人想要伸手折下。


但却如太阳一般过于炙热,无法被触碰——


当Julien回来的那刻,他曾远远地有过一望,那副没来得及收回的睥睨众人的神色对Karl来说简直耀眼得可怕,


当有整个世界等着Julien去慢慢探索时,他又怎么可能会拘泥在马达加斯加?


“想要就拿着。”


Karl出现在贝壳面前——在Julien看来像是瞬移一样——并捡起它朝对方抛了过去。


一个漂亮的抛物线。


“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这些小玩意儿,所以在你的宿敌面前就别摆你那副国王架子了。”


Julien稳稳地接住并收下了这个小礼物。


“我才没什么架子,”他小声抱怨着,“……也可能是有点吧。抱歉,习惯了。”


他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新玩具上,王冠上艳粉色的火烈鸟羽毛随着他的动作摇晃着——


啧。


“你的新王冠……”Karl围在对方身边看了许久后,忍不住开口。


“奥,觉得怎么样?”Julien无暇抬头,随口应道,“喜欢吗?”


“很有你的风格,很……”他斟酌着,“花哨。我还是得说,我更喜欢你原来的那个……”


“是吗?”Julien伸手弹了弹头上这个令自己骄傲的王冠。“但这个可是独一无二的!你想不到我拔了多少只火烈鸟的尾羽才找到这几根最合适的……”他干脆滔滔不绝谈起了自己的旅行经历。


不得不说,Julien确实是被Frank所眷顾的。


Karl处于寂静的夜晚,除了浪涛一下一下拍打在沙滩上的声音他似乎一无所有。


但国王——


他的国王,有一双纯正得像是金水铸成的鲜黄色双眸,尽管是夜晚,其中也像是蕴藏着阳光。他身着的香槟色的天然皮草本就美丽,此刻更是被月光镀上了一层银边。


仅是如此,Karl就能想象得到Julien在外的意气风发。


他正在兴奋地说着什么,


但这些都不重要。


环尾狐猴是这么美丽的物种吗?


是的。Karl想到。


而且危险到极致,在第一时间就夺走了他的呼吸。


早在在他的少年时代, 校园里那位身份尊贵的王子与他可以称得上劣迹的名声就已被他所熟知。但在王子过于耀眼的光环之下,自己仍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跟在对方后面不停尝试和对方能有哪怕一次眼神或语言的交流。


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呃,Karl……?”Julien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啊、嗯。”Karl回神,“我在听着呢。”


“不,不是这个……”Julien的神情有些怪异,他梗着脖子尝试许久后,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能把你的味道收一收吗?”


“嗯?”


麝猫奇特而淡雅的异香在不知不觉被缓缓释放出来,已经完完全全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天然的催情剂。


这对Julien的嗅觉神经是一个极大的刺激。


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血压正在上升,心脏跳动的频率也渐渐加快。


Karl有些发愣,继而无奈地回答:“国王,你知道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不能控制吗?”Julien憋气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长吸了一口,“啊,我本来还以为你可以控制它变成薄荷味或者是芒果味什么的……还是说,你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在我面前发情?”他狡黠地眨眨眼,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都不能。”


Karl趁对方没反应过来时吻上了他。


天空之神作证,他最后真的只是想开一个小小的玩笑!


“Ka……!”国王扭过头想逃开,但没有成功。


Karl顺势迅速把他压倒在松软的沙地上,在唇舌缠绵之际夺走他仅剩不多的氧气。


——也许这就是对方真正的目的也说不定。


Julein有些意外,却一点都不惊讶。


许久之后缟狸才停下动作。他看着狐猴因为他剧烈起伏的身体,在灰棕色的皮毛下能隐隐约约透出已经变得粉红的皮肤。Karl伸出手,缓缓抚摸着身下这具与他一样无法孕育出新生命却依旧柔软异常的身躯,最后流连在小腹上。


“啊……我明白,宝贝儿。”Julien稳住了呼吸,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半敛的金瞳中眼波流转,手指攀上Karl的脖颈,以此拉进他们之间的距离。“你可以不用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我明白。”


既然必须发生就得由他掌控。


Karl舔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不,你不知道。”他用坚硬的指甲剐蹭着对方腿内敏感的软肉。


“我想毁了你。就现在,从里到外,彻彻底底,让你在我面前完全崩坏。”


“现在?”Julien发问。“你确定在这里吗?”


“如果你没有什么别的意见的话。”


“恩准!”国王半眯起亮亮的眼睛,他有些兴奋。“给你这个机会,来征服国王!”


赤裸裸地,在月亮的注视下,他们以敌人的身份相互纠缠在一起。


他的子民们就在不远处。


而他们的王此刻却雌伏在宿敌身下干着苟且之事。


这不是第一次,他相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至于为什么,他并不知道。


不论是激烈的亲吻还是体内销魂的吻合,在Karl的主导下这一切都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星星欲火渐呈燎原之势。


夜晚的海风凉凉的吹拂起交织在一起的黑白与棕黄,冷空气也正久久盘旋在此。


Julien伸展着自己的腰肢,身下密集的沙石正伴随对方愈加激烈的深入摩擦着他的后背,或许事后会有些擦伤,但此刻他不想管这些。


他只感觉到热。


此刻Karl温柔得不像话地爱抚他的举动带给他的仿佛是来自地狱般灼热的烈火,一下一下在他的体内冲撞着,从浑身撩过,使他像过电一般激烈颤抖着。


出于本能,他急切地想找到一个可以释放的出口,但他又实在舍不得放弃这种炽热的痛感带给他的欢愉。


一般来说Julien从来不屑于掩盖自己的欲求,他乐于尝试一切能带来快乐的事物,从他还只是个小王子开始就是如此,他成为国王之后更是如此。


在外他也的确享受到过很多从来没体验过的新奇感受,可不知为何唯有这方面被他有意回避了。


或许是因为对方带给他的那场过于深刻而沉重的初夜,此刻他发现自己很难开口向对方索要更多。


为什么……他不能掌握局面了?


一种莫名的纠结束缚着Julien的心,他焦躁着,只能无言地控制自己身下灵活的长尾攀上对方细瘦却结实的腰部。


“耐心点,陛下。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


已经很少被忤逆的国王瞪大了眼睛,似乎是难以置信。


难道Karl早就了然,却还是让他等着吗?


这倒是让Julien看起来更像是Karl曾经认识的那个了。


那个年轻气盛,常犯错误,甚至不明白“责任”一词具体含义的青涩的国王。


“慢慢享受此刻。”可对方似乎就是想欣赏他难耐的表情。


身心从内到外都融在一滩滑腻的水泽中,他无法控制自己沉沦在这场漫长的折磨中。


“告诉我,Julien,”耳边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热浪般的气息痒痒的吹在狐猴的耳廓内。


…?


“为什么要离开!?”


“什…呃!”Julien来不及思考,尾椎处传来的强烈刺激让他的大脑在瞬间一片空白。


为什么离开?



……为什么呢?



空荡的脑海中闪过的答案是——


“Skipper……”


因为他在纽约。


如同从一场漫长的梦中突然惊醒,Julien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在剧烈喘息,肺叶正奋力工作着,开合着,向已经酥麻的全身输送氧气与浓烈的麝猫的香气的混合物。


他抬头看向Karl,却被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目光吓了一跳。


“Julien……”如蝴蝶煽动翅膀般轻盈,这声和Lovebot中一样的颤动的声线深深刺在Julien的心上。


“我早就说过,我们是相似的……”他的手揪住狐猴敏感的腰侧,换来对方一声低呼。


“不,Karl,停下!”还没有休息过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给出诚实的反应。


“我从来得不到我想要的那个人的关注。”Karl意有所指,不顾对方的挣扎再次侵入。


“Karl!!”余韵未散时所经受的刺激仿佛放大了许多,他的喉咙正快速地吞咽着唾液,但无法缓解此刻的不适。


“所以你也一样……”轻轻呢喃着,仿佛在下达某种诅咒。


“呜……停、停下……”瞳孔痛苦地紧缩着,细长的脚趾痉挛着抓紧,无法呼吸。


又一次激荡。


已经无法停止了。


再一次,再更多一些。


Karl醉心于这场绝妙的交合。


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


Julien正如一份绝妙的佳酿,Karl本愿意去耐下心慢慢品尝——但很可惜这不是他的杯中酒。


所以必须在此刻,一饮而尽,一醉方休。


即使醉成一滩烂泥也无所谓了。


经历了这么久,才成功听到对方嘴里吐出自己的名字,可另一个家伙却轻而易举地做到——


Karl狠狠咬紧牙关,拉回试图逃跑的狐猴。


他不甘心。


是,他的确留不住他。


但仅仅是此刻也好,别想起其他任何人了。


被逐渐渗出的汗水濡湿的毛发结成一缕缕,紧贴在皮肤上。而腰身软的早就无法支撑他的身体了。


过度的欢欣使Julien开始意识涣散,放弃思考。


别再更多了……


无力承受。


自己大概是要去见Frank了。


在这模模糊糊中,他艰难地抬起眼皮,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使他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


正如同那场风暴。


倾盆而下的暴雨,把一颗濒临破碎的心送到他面前。


于是国王毫不犹豫地选择拥抱,用自己的安抚来修补它。


他就是无法放任Karl崩溃,尤其是在自己面前。


那双不安而绝望的橙红色在那一夜深深望进了王的内心。


无人该坠入深渊,如果正有那个能把他拉起的人在他身边。


这次也一样……


“告诉我,你会回来,对吗?”Karl近乎绝望地寻求着一个答案。


自己没有资格挽留他 ,更没有理由伴他前行。


但他的确已经被落下太远太远了。


对方成长得越好。他所失去的就越不会回来……


Karl注视着Julien失神的双眼,绷紧了后背——


Julien耳边传来巨大的轰鸣,他眼前的Karl已经是一片重影。


但他依然能感受到对方巨大的悲伤,这像是一块石头压在他的胸口。


他尝试抬起手。不论怎样……快做些什么。


但此刻他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随着再一次绝顶,他眼前一黑。


Karl放下Julien已经瘫软的腰身,躺在沙地上,抱紧他叹了口气,平复着自己胸膛中乱成一团的情绪。


做得太过了……









这座小岛似乎是完全沉寂了下来。


没有风,没有阳光,没有喧嚣。


纯正的夜色在此静候。


国王渐渐缓过神,苏醒了过来。


他眨眨眼,发现除了浑身的酸痛外,Karl过紧的拥抱也是自己目前不适的一大来源。


“啊……Karl?”许久,他闷闷地哼出对方的名字,并尝试扭了扭身体,但预料之中的没起多大作用。


“嗯?”发现Julien醒来,Karl又把他朝怀里塞得更深。


刚好传来令他舒适的温暖。


……算了,他愿意这样就这样吧。


Julien尽自己最大努力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又闭上了眼睛。


Karl的身体像一堵墙,很好地帮他挡住了冷风。正好他现在正急需一个甜美的睡眠。


此刻,那顶过于华美的羽冠被静静地放置在一旁,而国王正任由他的宿敌抱住自己,很快陷入光怪陆离的梦境中。


Karl的心脏正有节奏地跳动着,扑通,扑通,打在Julien紧紧贴在他的胸口的后背上。


Julien均匀的呼吸和微微起伏的身体让那些绒绒的灰棕色毛发正好就蹭在Karl的鼻尖上,于是他干脆把自己的嘴吻探到狐猴温热的颈窝边,贪婪的吸入一口气。


他张开嘴,用细密且锋利的尖牙轻轻啃咬着对方的皮肤——那过高的体温早就被凉爽的风平息了下来,但他还是想更多的品尝Julien的味道。



这一夜的寂静对Karl过于难得,也过于珍贵,尤其是这个时候,他仿佛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毕竟那真真切切的热度就在他怀里。


如果可以,他愿意像这样度过将来的每一个长夜。


但既然是玻璃杯就总有被打碎的那一刻。


“我恨你。”


或许是风的缘故,陷入沉睡的王耳尖微动。


“我一直都恨你。”


他没有说假话。


“所以我总会把你抓回来的……你知道我会这么做,毕竟我是你的宿敌。”


一阵咸而苦涩的海风卷走了一声无法传达的叹息,逐渐消逝在空气中。


“快停下吧……”


别再甩开我。 


但Julien早就睡着了。


所以他什么也没有听到。



————————————————————————————————————————————————————————-


“Ringtail?”


“……”


“Julien!?”


“……”


Maurice说对了。Skipper想。


Julien最近确实很不对劲。


不得不说他其实很享受这几天,每天都没有扰人的音乐和某只烦人的猴,品尝着美味的鱼咖啡享受纽约最近的好天气。


还有什么更好的呢?


……好吧,不管怎么说这是他园里的猴,虽说Julien才是经常带给他烦恼的那个,此刻也不能不去象征性地慰问一下。


但也确实很奇怪,一般来说除了Julein正沉醉在和那个放音乐的大盒子甜甜蜜蜜的时候,他不会无视自己的声音。


Julien经常自顾自的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但并不是像现在一样死气沉沉的世界。


这只能和前几天的那封寄给Julien的信有关系。


Skipper除了从Maurice那里知道那封信来自马达加斯加外,也并没有深入了解。


此刻环尾狐猴就直愣愣地坐在他的高位上,一手托腮,出神地望着动物园外的某一点。


他干脆利落地把狐猴从上面拖了下来:


“Ringtail!!!!”


“!?…Skipper?”他好像才回过神。“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可站在这里一大会子了。”Skipper叹气。“来吧,说说看发生了什么?……别告诉我没什么!”


Julien笑出了声。“蠢企鹅,本来就没什么!”


他捏紧手中的信封。



“一封信而已……



 来自我的故乡。”



七夕就该吃甜甜的百合。

可爱的女孩子嘛

“如果我是企鹅,Skipper会爱我嘛?”

热寒相遇组合也超好吃。

KJ还真是喜欢队长啊。。。。

最近的渣练习。手绘,有猴有鹅。
ALLKJ倾向。
有胸的都是Queen Juliet。
KJ性转的女王殿下超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