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手机党们表面会以为这只是一张新图,但其实这是一辆车哒!!(手动滑稽)

注意,注意,CP宿敌组(Karl ✕Julien)性转!百合!小破车!请注意避雷!

1P是性转图(不是女装),2P姓名对照,3P正文

有没有感兴趣的POM的小伙伴们,不来吃一发吗?(占tag致歉ORZ)

【三体】隐居的那段日子(史罗注意)

眼下过于安宁舒适的日子软化了罗辑一直以来在公众舆论下作为不称职面壁者的的身心,警官粗糙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划过他的胸膛,为皮肤之下的细胞带来最为原始的幸福感,再由神经元从脊椎传至脑干,组合为滚烫的肉欲灼烧着身为万物灵长的教授所剩不多的理性。

放眼宇宙,罗辑不知道还有多少文明像地球一般通过肌肤之亲这般原始的方式传达自己的心情,也许是因为那杯来自沉睡于霍恩角几百余年的沉船中现今则出现于罗辑餐桌上的葡萄酒让他直到现在都处于一片头脑昏沉之中。

“罗老弟,你确定这也是你计划的一部分?”遵照自己的命令,对方的过于强劲的手臂将自己紧紧压在联合国为自己准备的极为舒适的这张床上。

雪山之腰寂冷空灵,PDC的警卫驻扎于四周,再往下便是温暖的亚热带。空旷的住宅里除了两个纠缠扭曲为一体的男人与些许旖旎羞人的水声外再无其他,罗辑没必要压抑自己。

“你做的很好,大史。就这么做下去。”他鼓励了对方对自己身体的继续深入。

“妈的……罗教授你还真是有意思。”史强同罗辑一样低喘着,他感到好笑,却还是没忘记自己应该做的将教授的双腿折起。

“面壁者的任何所作所为都不应被质疑。”罗辑轻笑。他还算年轻,这里是个安度晚年的好地方,远离城市,远离人类,有现代化的生活设施,有如镜的湖泊与广袤的草原,有足够一个人类过上高质量生活的一切。

一个地球便满足了他所有对环境的需求,这里没有三个耀眼而行踪莫定的恒星,远离星际中的未知。

人类香甜地睡在母亲的摇篮里,罗辑则睡在史强的臂弯里。

他享受在这里的时光,但人类的晚年还需要一个伴侣。
“干我,大史。这是计划的一部分。”教授下达指令。







喂喂喂,是联合国吗???嗯,麻烦让庄颜小姐来一趟,请早点出场,不然你球要完了。

在这里也放一下。

自制渣剪,为爱发电!

原作 AllHailKingJulien

CP  KarlXJulien

BGM:Flesh

B站号  av26922605

第一回正经剪出来的东西,成效不佳,毕竟自娱自乐向。

其实今天是国王节来着呢……一个POM梗

也许今后能做得更好吧。



【杂谈】有关国王的一些猜想和理解

在FF看到的很多关于国王的同人文,撇开那些纯为了有个随便哪个搞事角色用来推动剧情的不说——国王都挺苦中作乐的,好像外网妹子们也都倾向于认为在国王极度乐观与盲目追求极致欢乐的外表下潜藏着不为人知的黑暗面,比如说:

“我好喜欢队长,但队长怎么可能喜欢我呢?”【Julien: Queen of the Penguins】 

“我知道我真的很差劲,我知道你一定讨厌我,你却还装作是我的朋友,为什么?”【Unusual You 】 

“我随时都可能死去,为什么不趁现在及时行乐呢?”【The Throne of Flame】 

可能对我来说国王性格特征的难以把握就是由于他身上有两个极端不同的可能性。也许他真的是极端自信了,他只是一个纯粹的傻瓜,看不出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了多大的困扰,他是如此傲慢自负而习惯性地不把别人的感受纳入行动的考虑范围。 

但……或许呢?如果他其实全都明白却只是装傻呢? 

不会有人真心喜欢这样的我,所以我只在意自己的感受就好。 
我知道我不对,但我不愿意为你们而改变,那是取悦别人的卑劣表现。 
只有我才是真正爱我的……我必须深爱自己,我的爱必须全全倾注于自身因而分不出一点去给别人。 
——极度的自卑带来的极度自负,这实在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可能性。 

AHKJ作为国王的正传,官方对国王的性格特征肯定有深度的揣摩。只能说国王真心是官方亲儿子……虽然现在没熟肉,那剧作质量真心好,而且官方对国王的定义也很让人安心: 

朱利安非常天真烂漫,无厘头且不同凡响,沉迷开趴,极度自恋,他的魅力让人完全无法抗拒。 
(自翻,原文来自官网) 

感谢天神……起码在AHKJ里国王就只是个被宠坏的孩子而已,什么黑暗面?不存在的,哈哈哈! 

……POM里就不一定了。 

国王在POM里的搞事定位很微妙。我从电影入粉,回头就去补了POM,然后又去补AHKJ。跟大多数POM童年回忆的坑内人不一样,POM和AHKJ我是交替穿插着看的,对POM国王的性格没有先入为主,其实心底印象不深刻……电影是主角组正传,企鹅性格我一般以POM为准,狐猴组性格以AHKJ为准。 

因此从AHKJ到POM的性格性格转变真是细思极恐……备受爱戴的国王沦落为动物园里的观赏品。 
雨林里自由自在野惯了的日子过多了,大晚上开趴怎么了?我是国王我说了算! 
纽约遵纪守法的生活就真的是束手束脚了,比起一个宽阔小岛屿,在人口相对高密度的城市里晚上开趴简直就是作死……队长快被烦死了(。) 

明明在马岛自己就很受欢迎……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在这里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同人之下真心不好说国王到底是真乐观还是极度悲观。

我本来想,国王属于在爱里泡大的类型,自然有乐观甚至任性的基础,这毋庸置疑。

但看AHKJ里,自小父母就不在身边,所谓最好的朋友其实是受人贿赂才开始勉强陪着他,青春时期鉴于王子的身份没有人敢不说他好话,每个人都看起来是如此爱他,他自己也沉溺其中,愈发任性胡闹别人也敢怒不敢言……

当然后来大家都真正喜欢着他了,起码在我眼里他的乐观可爱与积极善良是十分富有魅力的,那些肆意妄为的大胆行为、仗着“大家都爱我”的自信在马岛的各种活跃都彰显了任性其实是多么美好的品质。

——只是,以虚幻的爱作为基础培养出的能算是真正的自信吗? 

如此设定国王的成长坏境也真是给人遐想的空间(官方爸爸你是何居心!?) 

我个人还是宁愿相信国王是真的乐观,他是真正的天使,马岛最珍贵的宝贝,中央动物园园宠。 

不然……

不想让他真的堕向另一个黑暗的极端。 


冷面三无的人偶尔露出微笑能让人感到这简直就是天使下凡。

一直笑着的人一旦流泪则简直令人整个心脏为之绞成一团,啼噎不止,喘不过气。


啊。

【MJ】Unusual You 独一无二的你

FF上的一篇,POM背景下的MJ向。

没FF账号,无授权渣翻,侵删。

原文 https://m.fanfiction.net/s/5895949/1/Unusual-You#end


最近的日子实在非常宁静,也非常无聊。

秋色在即将到来的寂静冬日中渐渐褪去。纽约中央动物园中的游客也越来越少了,这意味着动物们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小时光,Julien也是。

而此刻,他的胸口狠狠作痛,那不是肉体上的疼痛,它不止游离于肌肤之下,还灼烧着它的五脏六腑,让他的胃部翻江倒海,隐隐作呕 。

比起他曾在马达加斯加岛的生活,在动物园的日子真的就是在炼狱。他的故乡总令人感到悠然自在,那里有日夜以继的大派对,而且还不必为取悦人类而耍那些无聊的把戏。他只需要坐收大把的快乐,有的是猴来取悦他。

可是谁能让他感到幸福呢?

可以肯定不是Mort…正如他所言,小家伙显然只是迷恋着他尊贵的御足。

是Maurice,一位真正的好友,也是他所拥有的唯一的朋友。

他令Julien心安。

是啊,Maurice向来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可将来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他突然心底一寒。

“陛下,该到你每周开始梳洗的时候了。”
Maurice举着一个丝瓜瓤和刷子,沉闷地说道。

Julien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现在不需要、也不想去梳洗或者淋浴。许久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视角转向他的“王国”,看着那些正享受美好日常的动物们。

“没心情。”国王低声说。

Maurice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板上,走过去坐在Julien身旁。他有些许困惑,但还是在心里小小庆祝了一下,起码自己不用侍候Julien去洗澡了。可Julien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谏臣就在他身边,他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

“我的王,你怎么了?”他轻声问道。

环尾狐猴颤了一下,慢慢侧过头,茫然地看着莫里斯,“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追问道。

然而对方仿佛根本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Julien缩了一下,迷茫地看着Maurice的脸。

“来吧,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我是你的臣子——也是朋友”他补充。

“Maurice,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别来烦我!”朱利安大声喊着,烦躁地跺着脚。

“离我远点!”他语气生硬地说着,很快跳上了那个王座,把自己深深蜷缩在尾巴后面,不再理会他说的任何话。

Maurice叹了口气,决定清理一下栖息地。他捡起刚刚放在地上的东西,决定去给Alice不怎么维护的那张气垫床多充点气。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

时间逐渐流逝,白日将尽。Julien仍蜷缩在他的宝座上。

也许他已经睡着了。Maurice想。

太阳已经落下,钟声响起,表明动物园现在已经不再向游客开放了。

“陛下,我们一块吃点东西吧,我刚告诉Mort去缠住企鹅们一段时间……你一定不想让他们见到现在的你。”他低语着,把一个蓝色的碗放在石台上。

Julien默默地站了起来,揉了揉那双从明黄变成暗橙色的眼睛。他从梯子上爬下来,一言不发地坐在地上,从小碗里拿出荔枝。

Maurice站在那里,看着沉默的狐猴剥开果壳,静静地吃下莹白的果肉。随后他跪在Julien旁边,审视着他的眼睛,眉头一皱。

“Julien,你刚刚……哭过吗?”

对方正慢条斯理地剥开他的第一颗荔枝,将壳扔到一边,回眸看到他的谏臣忧虑的目光。

“当然没有,王根本不会有眼泪。你是傻的吗?”
他对此问题嗤之以鼻,剥开荔枝,吞了下去。

看着碗中一个一个减少的水果,他的忍耐度也随之一下一下地减少。

“那为什么你的眼眶周围这么红?”Maurice沉沉地说。

Julien夸张地叹了口气,开始剥他的第四颗荔枝,“那只是我睡觉压的而已,我可不是个哭包。”他反驳。

失败了。Maurice暗道。

于是Maurice站起身来,将碗拿走,放在一边。也许他以后会感到后悔,但现在他必须做点什么。

“我不会叫你什么哭包的……现在告诉我,Julien,你到底怎么了?我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国王看着荔枝从他手里被活生生夺走,那是他目光唯一的聚焦点。

“荔枝还我。”

“不,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哭,你今天真是太奇怪了!”Maurice大声说。

“我说了我没有哭,我今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国王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他的碗边伸出手去够那些水果,却被Maurice的手拍了下去。

“别对我撒谎!”Maurice喊道。

Julien揉了揉爪子,决定放下防线。他背对着他的臣子,坐了下来,那条柔软的尾巴环在他的腰间。

“Maurice?你……后悔当我的臣子吗?”

这个问题让他猝不及防,但Maurice的回答毫不犹豫:“我当然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呢?”

随后他听到了一些细软的抽泣声,心中的些许躁火因此而开始慢慢消散。

“陛下,我——”

“因为……因为我是有史以来最差劲的国王。”从国王的嘴里传来的颤抖的呼吸声和令这句话听起来断断续续的哭噎。

“我对你的态度像对待一团我踩过的烂泥,我让你做了那么多我明知道你不喜欢做的事。”

Maurice向他靠近了一些,轻轻地把一只爪子搭在Julien的手臂上,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

“Julien……你可不是什么最差劲的王,”

“别骗我了,Maurice!我、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子!”他哭诉着。

下一步,Maurice来到他身边,用双臂搂住那缩成一团的绒毛。

“你明明就讨厌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做我的朋友?”Julien苦闷地问道,他剧烈的颤抖已经开始有所缓和,胸口正一张一伏地急促呼吸着,感受到对方紧紧拥抱着他。

Maurice的手臂伸向Julien微微起伏的腹部,安慰性地揉着他的肚子以抚平呼吸,努力使他平静下来:“我不讨厌你,陛下。你明明知道的,在我们都刚刚出生的时候我们就是朋友了……”

环尾狐猴开始放下心墙,将尾巴从腰间抽回。他抓住Maurice的手,感觉一阵温暖在他们之间流淌。

“可你究竟为什么要做我的朋友呢?”他重复着问题。

Maurice抓住Julien的手,轻轻捏了一下:“这是因为……我很在乎你。不、不对,我不只是在乎你,Julien,我爱着你……”他低声地对着Julien的耳朵说,鼻子几乎贴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Julien突然滞住了,一股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他回握住对方的手,不禁又想大哭一场。

“我也爱你,Maurice!”

Maurice展露出一个笑容,上前吻了一下Julien泪痕累累的脸颊。

国王的唇边拂来一阵微微的呼吸。

“永远都别离开我,好吗?”

“我保证绝对不会。Julien陛下……”


我独一无二的王。

赶上了……今天是可爱海绵的生日!


渣画一张,祝他生日快乐w~

你是最糟糕的国王。

太任性,太吵闹,你搞砸了那么多事,让那么多人厌恶你。

……不相信吗?

大家只是在奉承你而已,过去因为你是王子,现在因为你是国王,可除此之外你还能是什么?

你说Maurice?别忘了他是受你叔叔之托才勉强陪着你而已。

Skipper?别喊了,队长只会觉得你吵。

另外,还记得吗?Karl有他可爱的小虫。

看吧,其实你根本没有朋友,更没人真正爱你。

这就是现实。





以上统统都是假的……什么鬼现实!!!

揉爆国王

宿敌组!

“哦呀?许久不见,王子殿下近来安好?”

“啊……我忘了,现在该称呼您为‘陛下’,是吗?”

抱歉占tag了但是我想向POM圈的盆友们安利一下这对!

说道队长,有个对手Hans;Kowa那边有博士,科学组的旗鼓相当;Pri那边也有过犰狳……所以介绍一下,这是国王的宿敌,POM里国王虽然看着挺弱的但是没错!国王是有对手的!而且还很强劲!
卡尔发明能力堪比博士而且体术也特好,食肉动物属性很带感,还是Julien王子时期的同学,AHKJ官方糖也其实挺多的而且……我觉得,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