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AHKJ】某夜

短打,练笔,无剧情,可能而必然的的OOC。
在AHKJ的TAG下独自蹦跶自娱自乐地堆粮。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之间会变成这样?”
那是一句莫名从他的脑海中浮现而后又顺势从口中滑出的一个提问,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在询问什么。
  而被问到的那位正躺着他床的一侧闭眼假寐,在这刚与他结束的激烈床事之后享受片刻安宁。
  听到这句话的Karl似乎是对国王陛下无厘头的脑回路感到些许无奈和被打扰后的不耐烦,他皱眉,然后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眯开在黑暗中闪烁着金红色的眼睛侧头望向他。
  “Julien,你为什么会以为我会有答案呢?或者是,你怎么会以为我会回答你呢?”缟狸轻柔好听的低音却反过来抛给了他一个问题。
  “我只是好奇……”Julien重新躺回床上,向Karl在的方向又是蹭又是扭,然后才并肩躺好,这让他们的距离能更近一些。
   对这个经常有些奇思妙想并总意外打乱自己“天才计划”的国王,Karl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反感对方的动作,但也并没有想为此做什么反应。他默然不语,正过脸,鼻子冲着天花板,躺在枕头上又慢慢闭起眼睛。
  说起来到底也不知道Julien一只猴到底为什么要睡这么大的双人床。
  也许是为了给将来某只漂亮高贵并将成为他王妃的猴留位,也许是为了方便朋友偶尔的留宿……亦或是国王陛下就连睡觉都不安分,上半夜喜欢睡在左边的更温暖,下半夜又钟情于右侧的更舒适……
  另一侧的国王正在望着熟悉的天花板,虽然说是黑夜,但在月神的银辉下并不足以蒙蔽他鎏金一样的双眼。他居然有些睡不着,以往他总是入睡很快,更何况是在现在,他浑身上下的细胞都
叫喊着疲惫,劳累,一次舒畅淋漓的交合足以耗尽他浑身的气力。
  他想着,想着一次派对上他居然走神出了个大糗,堂堂国王被周围猴笑话得几天都没抬起头;他想起,一次兴致一来拉起Maurice跑去摘芒果,一个没接稳就被砸了个眼冒金星;他想起某次他踹开Mort特别用力,简直要直直飞到马达加斯加这个小岛遥不可见的另一端;他想起Karl(尽管他就在他旁边)————
  就在刚刚,或许是一小时前,也可能就发生在上一秒——那感觉实在过激,惹得他的身体不停地回温:
  他的尾巴被缟狸披附着顺滑光洁皮毛的尾巴紧紧纠缠着,随着他们由于颠鸾倒凤而起起伏伏的身体节奏一次又一次缩紧,像两条狭路相逢的蟒蛇,有力地斗争着,相互绑锁着,几近窒息和死亡——他们中必须有一个认输,必定有一个你死我活的结局。
  Julien轻阖了一下因为开始困倦而沉重的眼皮,回想着那一步步让他的身体变热发烫的美妙情节让他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而他不觉得他的床伴会想再来一次……
   不行,必须打住了。他深呼一口气,把杂念甩出大脑。今晚已经足够疯狂了,他的床单甚至到现在都还是湿的……
  但在这之前,他偷偷在心里赞叹了一下宿敌的好床技(。
然后Julien才真正决心睡下。他闭眼,并在最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很快便适应并沉溺于鼻前萦绕的麝猫香气中了,这种味道让他头脑发昏,并迷迷糊糊地拖拽着他陷入无意识的沉睡中,那里什么都没有。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