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又一年

小学生文笔,见谅。

篇幅相当短小。可能ooc注意。

cp贵月。

另外拆了官配很对不起orz

 

已是冬季,寒风硕硕。

但是人们过年的好心情从来没有因此而低减过。

夜色怡然降临,街上已了无人际,只有个个大红灯笼高挂着,发出柔和的微光。

大多数人,还有妖们正团坐在家里,说笑着,享受着丰盛的年夜饭,期盼着新一年的到来。

人与妖之间也又和平了一年,真是一派安然祥和的景象啊!

城市的角落里,公园中也遍地都是鞭炮的红衣,却没有一个人。

废话,大过年的谁不回家过年!不……似乎是有一个人。

滑梯下,似乎有一团蓝毛。

没错,此刻白月初又一次缩在公园的滑梯下,颇为郁闷地啃着已经硬掉的面包。

切……过年,没意思。不就是一堆人一起在一起吃饭吗,不就是能吃到锅包肉,油焖大虾,红烧鱼头吗……

……或许还会有排骨汤?不…也许会有美味的烧鸡也说不定……

这样想着,白月初狠狠地磕下一块面包,牙齿处传来一阵酸疼。但还是要勉强填饱肚子的,大不了待会去垃圾桶里找找

别人吃剩的鸡翅什么的……啊啊!所以为什么我要这么可怜地在这里啃面包啊!!

有些抓狂地加快了啃咬面包的速度,然后白月初起身,伴随着那头长发。

冷风吹来,白月初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赶忙把蓄了很久的头发缠了好几圈在脖子上。

就当围巾了!尽管因为没有头绳的束缚,发丝在渐渐滑落。

没办法,头绳在某一次与一气道盟的王八蛋对决的过程中被剑挑断,而自己又没钱再买,所以现在只能这样将就着了。

啧,都是某个王八蛋的干的好事!白月初独自狠狠地想着。然而肚子的咕噜声又一次把他拉回现实……

因此,为了填饱肚子更为了逃避一气道盟的追捕,已经有大半个月食不果腹的白月初思考着该如何搞些能吃的东西,而不是什么冷面包。

须臾后……

游荡在廖无人烟的街道上,白月初呼出一口热气,很沮丧地在浪费掉很多宝贵体力后认识到在这种时候连卖小吃的商贩都不会有,更别说店面了。

当然,就算有了,他也没钱买。

在这种时候,天使一般的小蠢货便浮现在了白月初脑海……毕竟那么容易就能骗到食物的狐妖可不常有。

然而即使是小蠢货,这时候也已经被自家姐姐叫回涂山吃年夜饭了。

正胡思乱想时,白月初突然抬起头。

街道正中,放着一个似乎包着什么的油纸,而且正冒着热气……

…………

了无人际的街道上,兀然出现一个包子?

呵呵,陷阱,百分百的陷阱!想都不用想也定是一气道盟的伎俩!

做出正确判断的白月初都被自己的机智而折服了,这次自己完全没被美味食物而蒙蔽双眼,多么巨大的进步!

正这样想着,他却身不由己地跑过去。

就算是陷阱,也不能浪费食物啊!包子这么努力把自己变得那么好吃,不吃能行??

秉着食物至上的信条,当伸手触摸到热乎乎的包子时,白月初都快感动到流泪了。

掀开被热气蒸腾得有些湿的油纸,露出柔软的白面包子,它的热量与香气更是一同诱惑着在寒夜游荡已久的白月初。

完全没有思考,白月初狠狠地咬了下去,随着面皮的破裂而露出的馅料更是诱人。

啊啊,果然食物是最美好的啊!抓住包子大块朵颖的白月初热泪盈眶的赞美着食物之神。

然后,一股力道从后方抓住他的头发,把他狠狠地向后一拉。

“啊卧槽!!!”后脑勺被紧紧勒住的疼痛让白月初发出惨叫,同时重心不稳地倒在一个怀抱里。

“嘶……王八蛋你能轻一点吗,你再这么来两次我的头皮都要被你拽下来了!”白月初恨恨地说着,挣开那人,并咬了一口包子。

“啧,怎么,这次不打算跑了吗?”意料之内的熟悉的声音响起。

他当然知道那是谁。即使是年夜,一气道盟里也仍然锲而不舍地对他进行追捕的混蛋,除了王富贵也没第二人了。

白月初没再说话,默默地吃着包子。王富贵也没再说话,从兜里拿出准备好的皮绳,开始为面前的人束发。

两个人就默默地站在无人的街道上。

吃一个包子的时间足够王富贵熟稔给白月初编好了后发。满意的将辫子绕回颈上的白月初回头瞟着自己的死对头说道:“喂老王,你这次速度不快啊,难不成是过了个年已经吃得胖到跑不动了吗?”

“切!即使是这样也比你这个穷的连饭都吃不上的家伙来得快吧!”

“哼!这次就算你抓到我了吧,当然我下次肯定会做好万全的准备,绝对不会再被你抓回去!”

“噫,又是这句话?等你哪次真能赢了本少爷再说吧!”

“………走吧?”

“你个死穷鬼,今年年夜饭还是要本少爷请你……”

“王少爷~~您那么英明神武宽宏大量就赏给小的一顿饭吧~~”

“啧,这还差不多有个蹭饭的态度。穷鬼,走吧。”

评论(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