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贵月】入梦

稍微ooc了……文笔不好,而且还是很短小,对不起了。

内含有一些微邪教的王富贵×东方月初

贵月坑太冷,但好喜欢这对,只能尽力自给自足了。

求大大发粮啊!!


经历了一天对白月初的激烈追捕行动的王富贵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灯,便顺势扑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哇塞,这柔软的床褥啊~~休息片刻的王少爷发出感叹,感觉一身酸痛都在这刻得到了治愈。

哼,这就是我和白月初那个穷鬼的区别啊,毕竟白月初那个家伙晚上也只能去公园的滑梯底下受冻挨饿了啊哈哈哈~

…话说一气道盟这里又不是没准备他的房间,那穷鬼宁愿在外面吹冷风也不回来……啧,活该。

不想这些了!王富贵想着,然后便下床洗漱准备睡个好觉了。

明天还要进行对白月初的追捕行动呢,一定要把白月初缉拿回盟!


名贵却也柔软的天鹅绒枕头使很快王富贵进入了梦乡。

似有云雾飘过,缓缓拢住世界。朦胧中看见了许多,开始时还有熟悉的追逐,有火焰,后又转为似乎没见过的的山水,宅邸。

他感到自己浑身火辣辣的似受了重伤。

而面前的灰蓝色身影很是熟悉,那两个过长的蟑螂一样的呆毛也像是在哪里见过。

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月初表弟,万水千山……!!

面前的人突然回首向他一笑,在明亮的火焰下,蓝灰色的眼睛中似有万千星辰。

然后云雾似被人劈开了。

“哎呀呀,你就是王富贵吗?”那人笑嘻嘻地说了这么句话。

王富贵在混混沌沌中忽然像是被击中似得,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梦境里。

那这个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居然还出现在本少爷的梦里!?

“何方妖孽!?竟敢出现在本少爷的梦里!?”

大喝一声,王富贵心中一动,手中便出现一把剑朝那人劈面而去————

被百分百空手接白刃了啊!!!

王富贵有些恼怒。居然在自己的梦里被接白刃,简直是丢了一气道盟的脸!

“诶诶,小伙子你不要这么性急呀,”那家伙还是一脸欠揍的笑,将手中的剑往旁边随手一扔。“没想到我表哥的转世居然是这样的人,而且还是个四眼儿哈哈哈,是不是投胎撞坏脑子了?”

……表哥?转世?这家伙在说什么??————虽然听语气便肯定不是在说他的好话。

看着王富贵一脸懵逼,东方月初也便不再多言。

“嘛,既然还没想起来,那我们就随便聊聊吧。”东方月初随手一挥,周围风云流动,一时间庭院、喧嚣、火焰统统消逝。

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世界。

天地不复,在空荡荡的梦境中,只剩下两个小小的人影。

喂!不要随便扭曲别人做的梦啊!!

王富贵本想说些什么,但却发现自己开不了口。

梦境似乎完全被对方控制了。

。。。。。

 

“……你是我认识的一个人的转世。”那人手中凭空出现了看起来很好吃的糖葫芦,抬手将眼前碍事的长发拨向一侧。“不过你现在应该还不该知道这些。”

“至于我,你也没必要知道我是谁。”咬下一口冰糖葫芦,然后含糊地说:“我叫东方月初。不过现在已经不能算是你的‘表弟’了……”

那人舔下唇边晶莹的糖渣。“要是你想,便直接称呼我‘月初’吧。”

呵呵,这种恶心的称呼,难道我和你很熟吗?王富贵暗暗鄙视着眼前大嚼糖葫芦的家伙,可也动不了他,只能无奈地听着那只长毛蟑螂的自说自话。

……不过他好像说了转世?

话说不管是发色还是那两根呆毛都很熟悉…

还有那个吃糖葫芦的样子,好像和某个家伙啃五彩棒的样子也有种莫名的相似。

这家伙是叫什么…月初吧……

长得还不错,头发还很长,不知道摸上去又是什么感觉。

没等王富贵接着想下去,东方月初便打断了他的思绪。

“……表哥平常对人其实很冷淡。”他舔着糖葫芦,自然地对他抱怨着什么,及腰的蓝发摇曳着。

“虽然他给我买糖葫芦,但是不陪我吃……有时候一个人喝闷酒,可也不告诉我……”

“啊,其实表哥还是对我很好啦,给我买过好多妖馨斋的糖果呢!那里的糖果,一颗颗都是钱啊!”

“现在想想表哥也真是舍得把钱花出去。但是……”

“……我没敢想过……”

“表哥他……”他喃喃细语着。

“不过这一世,”东方月初咬下最后最后一颗冰糖葫芦,呆毛轻颤起来,“你和小白的关系,还不错啊!”他抬头,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哈?这家伙脑子有问题吧,关系不错!?何以见得??

“……即使是有苦情树可以为人和妖的恋情续缘,但是人也不会每一世都能爱上妖。”东方月初缓缓地说着,声音忽然小得像是只给自己听似得。

空旷的空间中,回荡着面前那人好听的声音。

他的唇一开一合着,像是说着什么。

“世界是很大的,小王。”

所以人才会爱上不同的人。

“但是人的寿命没妖长,苦情树也不能为人与人的恋情续缘。”

所以人和人之间的感情只有一世,不能再续。

“小王啊,如果哪天你意识到了……”

“别做让…后悔的……”

后面的几句话王富贵没有听清,朦胧的白雾又逐渐流入,笼罩了眼前的人,充斥着世界。

猛然睁开眼睛,已是白昼。


王富贵愣愣的盯着房顶,由于近视,又没戴眼睛,他甚至不能看清天花板的精美的花纹。

许久,王富贵才起身坐在床上,从床头柜上摸过眼镜。

……刚才好像做梦了,好像是有个叫月初的?王富贵兀自想着。

啧,那就是白月初那死穷鬼了,真是连睡觉都要来扰我清梦。

在心里狠狠诅咒了白月初连带祖宗十八代后,王富贵又想起梦里那片带着柔顺蓝发的朦胧身影。

突然想起白月初————


若是将他的头发解开,也会有那样的一袭蓝发吗?


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把白月初抓捕回盟!!


———————————————————————————————————

呃,害怕文笔糙到大家看不太懂所以说一下

剧情大概就是王少结束了一天的追妻行动回家睡觉,东方入了梦,告诉他王

权表哥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却没意识到,后来和红红续缘转世后由于灵魂产生

许多副本,所以看了许多世自己由于喜欢上了红红以外的人而被转世续缘所

困便纠结,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平丘了。看见这一世,王少和小白之间明明都

有意,双方的联系也很紧密,俩小伙子却都是榆木疙瘩一样的脑子完全没意

识到,所以就来点醒自己表哥的转世了“小伙子别方喜欢就快点追知道吗!

别跟以前一样,明明喜欢我还闷着不说,爱我你怕了吗!!”。然而小王醒

后就把梦差不多都忘了,东方好不容易托梦,这下全白讲了hhhh小王就记

得东方长发飘飘的样子了,便误以为自己梦见的是留着长发的小白,同时坚

定了抓捕小白的决心。

嗯,无剧情的流水账……

 

大家随便看看就行了ORZ
 

 

评论(1)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