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贵月】炷香·夜

写了稍微有些的OOC王少爷。。。

又名《论荷尔蒙的重要性》??

今天下了冰雹,学校不上晚自习了,所以回家来更个文。

但是时间有些紧,没写完……

感觉好久都没新粮了……各位大大都去哪里了啊【哭

文笔渣,谢谢大家看了ORZ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气道盟的王少爷——

尽管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位王少爷本名为何——

但是他和白月初之间的像是天大一样的矛盾在这座城市里也是人尽皆知了。

可以说三天两头的,二人的追逐大戏便会出演在城市各个角落里。

刚开始,也有不少人兴致勃勃地讨论过。

“不知道那小子是做了什么孽,竟然得罪了道盟!还派出了道盟家大少爷出来…”

“是啊,这下子可有他下半辈子受的了,居然和有钱人杠上,可不是找死吗!”

“哎哎,你们话不要乱说!我家在道盟可是有人的,据说王少爷和他追捕的孩子其实是

发小来着。”

“我的天!发小?两个人打得要死要活的,这么说居然是一起长大的吗?”

“哎,谁知道呢!可能现在的年轻人都这样吧。”

然而几次追捕过去,总是雷声大雨点小。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过去,那个叫白月初的、有些穷酸相的逃犯总是会被恶狠狠的王少爷

用捆仙绳系的死死的,押送回道盟去。

然后第二天,白月初总会再跑出来。

王少爷紧随其后。

画着粗糙人像、悬赏五十元的传单大肆散发,一次,又一次。

环卫大爷摇摇头,感叹着又得再替任性的王少爷收拾烂摊子。

到后来,人们也已只是习惯性地说上一句:


“啊、道盟的王少爷又来抓捕白月初了啊。”


---------------------------------------------------------------------------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老话总是有些道理的。

尽管“宁可做过,不可错过。”也是一句老话。

 

 

某天结束了一天的追捕行动的二人一起回到一气道盟。

王富贵发力,把手上拎着的白月初摔在二人共同的床铺上,又回身关上房门,才又回

过头来把捆仙绳解开。

白月初揉揉手腕,一边下了床去洗漱,一边龇牙咧嘴开始骂他下手太狠。

王富贵得意的耸耸肩。

有本事别让本少爷抓到啊!

对此,白月初走进盥洗室,一边散开头发一边返还了一个白眼。

 

当王富贵也开始上床睡觉时,白月初已经直接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不同于系住捆仙绳的不留情,王富贵以一种颇为温柔的力道抱起白月初放到床的里侧,

然后再躺到床上,两个人都盖好被子后,王富贵也关了床头柔和的灯光,躺下去。

夜深人静,房间里一片漆黑。

人在失去一些感官时,剩下的一部分便会特别灵敏。

王富贵可以感受到,身旁有一个温热的、活生生的人传过来的温热,和不大但却在夜里很

是明显的,起伏着的呼吸声。

还有一些,隐隐约约的香。

有些像是佛寺中、道馆里,燃着的炷香的味道,不浓烈却又温和地包容着敏感的嗅觉,

王富贵见过,闻过,也亲手点燃过各种炷香,但这和见多识广的王少爷所闻过的各种各样

的香味道都不一样。

白月初和他可以称得上同吃同睡了,从小作为白月初的监管人和死对头,王富贵自诩还是

很了解白月初的,小至饮食起居,大至为人处世,白月初的一切,哪一样他不知道?

所以这不可能是因为用过什么特殊的沐浴露,也更不可能是什么香水的味道。


——这是属于白月初的味道。


夜色浓郁,已有些睡意,王富贵翻了个身,和以往许多夜里一样把身形有些瘦小的白月初圈在怀里,

只是这一次,深深地把头埋进了长而柔顺的黛蓝发丝之间。

白月初拱了拱身体,呢喃了几声,便又深深地蜷缩在环住自己的热源中,深睡了。

 

一夜无梦。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