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minous钢管

【MJ】Unusual You 独一无二的你

FF上的一篇,POM背景下的MJ向。

没FF账号,无授权渣翻,侵删。

原文 https://m.fanfiction.net/s/5895949/1/Unusual-You#end


最近的日子实在非常宁静,也非常无聊。

秋色在即将到来的寂静冬日中渐渐褪去。纽约中央动物园中的游客也越来越少了,这意味着动物们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小时光,Julien也是。

而此刻,他的胸口狠狠作痛,那不是肉体上的疼痛,它不止游离于肌肤之下,还灼烧着它的五脏六腑,让他的胃部翻江倒海,隐隐作呕 。

比起他曾在马达加斯加岛的生活,在动物园的日子真的就是在炼狱。他的故乡总令人感到悠然自在,那里有日夜以继的大派对,而且还不必为取悦人类而耍那些无聊的把戏。他只需要坐收大把的快乐,有的是猴来取悦他。

可是谁能让他感到幸福呢?

可以肯定不是Mort…正如他所言,小家伙显然只是迷恋着他尊贵的御足。

是Maurice,一位真正的好友,也是他所拥有的唯一的朋友。

他令Julien心安。

是啊,Maurice向来不会离开他的身边…可将来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他突然心底一寒。

“陛下,该到你每周开始梳洗的时候了。”
Maurice举着一个丝瓜瓤和刷子,沉闷地说道。

Julien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现在不需要、也不想去梳洗或者淋浴。许久他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视角转向他的“王国”,看着那些正享受美好日常的动物们。

“没心情。”国王低声说。

Maurice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地板上,走过去坐在Julien身旁。他有些许困惑,但还是在心里小小庆祝了一下,起码自己不用侍候Julien去洗澡了。可Julien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谏臣就在他身边,他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

“我的王,你怎么了?”他轻声问道。

环尾狐猴颤了一下,慢慢侧过头,茫然地看着莫里斯,“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追问道。

然而对方仿佛根本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Julien缩了一下,迷茫地看着Maurice的脸。

“来吧,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我是你的臣子——也是朋友”他补充。

“Maurice,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别来烦我!”朱利安大声喊着,烦躁地跺着脚。

“离我远点!”他语气生硬地说着,很快跳上了那个王座,把自己深深蜷缩在尾巴后面,不再理会他说的任何话。

Maurice叹了口气,决定清理一下栖息地。他捡起刚刚放在地上的东西,决定去给Alice不怎么维护的那张气垫床多充点气。

“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

——————————————————————————————————

时间逐渐流逝,白日将尽。Julien仍蜷缩在他的宝座上。

也许他已经睡着了。Maurice想。

太阳已经落下,钟声响起,表明动物园现在已经不再向游客开放了。

“陛下,我们一块吃点东西吧,我刚告诉Mort去缠住企鹅们一段时间……你一定不想让他们见到现在的你。”他低语着,把一个蓝色的碗放在石台上。

Julien默默地站了起来,揉了揉那双从明黄变成暗橙色的眼睛。他从梯子上爬下来,一言不发地坐在地上,从小碗里拿出荔枝。

Maurice站在那里,看着沉默的狐猴剥开果壳,静静地吃下莹白的果肉。随后他跪在Julien旁边,审视着他的眼睛,眉头一皱。

“Julien,你刚刚……哭过吗?”

对方正慢条斯理地剥开他的第一颗荔枝,将壳扔到一边,回眸看到他的谏臣忧虑的目光。

“当然没有,王根本不会有眼泪。你是傻的吗?”
他对此问题嗤之以鼻,剥开荔枝,吞了下去。

看着碗中一个一个减少的水果,他的忍耐度也随之一下一下地减少。

“那为什么你的眼眶周围这么红?”Maurice沉沉地说。

Julien夸张地叹了口气,开始剥他的第四颗荔枝,“那只是我睡觉压的而已,我可不是个哭包。”他反驳。

失败了。Maurice暗道。

于是Maurice站起身来,将碗拿走,放在一边。也许他以后会感到后悔,但现在他必须做点什么。

“我不会叫你什么哭包的……现在告诉我,Julien,你到底怎么了?我不能再坐视不管了。”

国王看着荔枝从他手里被活生生夺走,那是他目光唯一的聚焦点。

“荔枝还我。”

“不,除非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哭,你今天真是太奇怪了!”Maurice大声说。

“我说了我没有哭,我今天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国王已经站了起来,走到他的碗边伸出手去够那些水果,却被Maurice的手拍了下去。

“别对我撒谎!”Maurice喊道。

Julien揉了揉爪子,决定放下防线。他背对着他的臣子,坐了下来,那条柔软的尾巴环在他的腰间。

“Maurice?你……后悔当我的臣子吗?”

这个问题让他猝不及防,但Maurice的回答毫不犹豫:“我当然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呢?”

随后他听到了一些细软的抽泣声,心中的些许躁火因此而开始慢慢消散。

“陛下,我——”

“因为……因为我是有史以来最差劲的国王。”从国王的嘴里传来的颤抖的呼吸声和令这句话听起来断断续续的哭噎。

“我对你的态度像对待一团我踩过的烂泥,我让你做了那么多我明知道你不喜欢做的事。”

Maurice向他靠近了一些,轻轻地把一只爪子搭在Julien的手臂上,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

“Julien……你可不是什么最差劲的王,”

“别骗我了,Maurice!我、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子!”他哭诉着。

下一步,Maurice来到他身边,用双臂搂住那缩成一团的绒毛。

“你明明就讨厌我,为什么还要继续做我的朋友?”Julien苦闷地问道,他剧烈的颤抖已经开始有所缓和,胸口正一张一伏地急促呼吸着,感受到对方紧紧拥抱着他。

Maurice的手臂伸向Julien微微起伏的腹部,安慰性地揉着他的肚子以抚平呼吸,努力使他平静下来:“我不讨厌你,陛下。你明明知道的,在我们都刚刚出生的时候我们就是朋友了……”

环尾狐猴开始放下心墙,将尾巴从腰间抽回。他抓住Maurice的手,感觉一阵温暖在他们之间流淌。

“可你究竟为什么要做我的朋友呢?”他重复着问题。

Maurice抓住Julien的手,轻轻捏了一下:“这是因为……我很在乎你。不、不对,我不只是在乎你,Julien,我爱着你……”他低声地对着Julien的耳朵说,鼻子几乎贴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Julien突然滞住了,一股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他回握住对方的手,不禁又想大哭一场。

“我也爱你,Maurice!”

Maurice展露出一个笑容,上前吻了一下Julien泪痕累累的脸颊。

国王的唇边拂来一阵微微的呼吸。

“永远都别离开我,好吗?”

“我保证绝对不会。Julien陛下……”


我独一无二的王。

评论

热度(9)